「圭哥你的手什麼最近多了這麼多傷口?」

 

金聖圭被南優鉉緊緊的抱在床上,任由南優鉉對他上下其手。尤其最近溫度有一直有下降的趨勢,有免費的暖暖包怎麼可以不用。

即是在棉被裡,還是覺得冷,便又往南優鉉懷裡挪幾公分。

 

「跟成烈去採草莓不小心剪到的」「你騙誰啊,剪個草莓也可以受這麼多傷...」「不信就算了」

原本背對南優鉉的金聖圭翻身,兩人的距離近到講話都會噴氣到對方臉上的程度...沒有想到距離會那麼近,打算後退的金聖圭又被南優鉉環住抱在一起

「別想逃,圭哥」南優鉉手放在金聖圭的臉上,用拇指摩娑他的臉頰...

 

真好看..我們圭哥怎麼連素顏都好看

 

「我好久沒像這樣緊緊抱著你了」「那就抱緊一點,我冷」「有你在我就不用怕失眠了」

 

原本在棉被外的手伸進被裡摟住金聖圭纖細的腰,南優鉉對於金聖圭的肌膚狀態再熟悉不過,好幾次蠢蠢欲動想伸進去吃豆腐,卻怕一發不可收拾而壓抑下來。

不知抱著自己的戀人正在天人交戰,金聖圭倒是找不到舒服的姿勢,一直動來動去,腰肢扭阿扭嘴裡哼哼唧唧的,一隻腳還跨過南優鉉的腰,調整了好久才安分下來...

 

「圭哥你別再動了」南優鉉有點惱火,這麼軟萌的人睡在自己身旁卻不能吃,到底有沒有良心阿 「我忍不住了」

「再難受也得忍,我明天要去錄音」金聖圭露出狡猾的笑容,抬頭輕聲地在弟弟耳邊道「啞掉了唱歌就不好聽了」

 

媽的...還勾引我,一定是故意的

 

「圭哥你2月11日休息,那天最好待在家不要亂跑」「我為什麼要聽你的」金聖圭乾脆閉起眼睛進入耍賴模式 「每次痛的都是我」

「叫得那麼銷魂還裝...阿痛」「嘴巴閉上 快 睡 覺!」

 

圭哥竟然打我...明明是他先勾引我的...南優鉉心理憤恨不平,此仇不報非君子。把金聖圭的臉扳向自己用鼻子蹭了好幾下才罷休

 

「優鉉阿...你是小狗投胎轉世的吧..」「你才狐狸轉世」

 

其實金聖圭總是覺得南優鉉對他是個很神奇的存在,在臭臉的時候他安靜陪伴,在安靜的時候他逗自己笑,在笑的時候又能讓自己瞬間發火。

好像所有的情緒起伏都圍繞著他打轉。所以飯們才說他偏心

萬一有哪天,優鉉不愛他,他會很難過。年紀大了總是會胡思亂想...

 

剛才的躺放他全都看了,原來他比想像中還不了解優鉉。總是看著別人的眼色所以沒把願望說出來,即便他強烈地感受到優鉉想做自已音樂的執念,也沒有多問過...

南優鉉的遺願清單裡沒有自己,他其實有點失落。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夢想,他突然想起以前常說要開個人演唱會時優鉉總是會說,哥,有一天你會開的。

自己卻沒有對他說過這句話。因為他不知道優鉉也如此迫切的想開個人演唱會,大到想要傾家蕩產花一百億來開個人展演場。

 

其實合資開個INFINITE團體展演場也是可以的,一百億除以七只有十幾億,這樣省錢多了。金聖圭天馬行空地想著

 

-

「哥,你洋蔥不能亂切阿」「怎麼切還不都一樣,我想要趕快切完,他一直讓我流眼淚」

李成烈家今天多了幾個貴客,李成鐘和金聖圭

「要學煮菜幹嘛不讓南木教你?」「是阿,哥比我們有耐性多了」「而且聖圭哥你的公主病還不小,教起來超麻煩」

李成烈和李成鍾一人一句快把金聖圭氣死,沒辦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阿是要不要教啦...洋蔥切完然後呢...」

 

廚房裡三個人鬧哄哄地讓李爸李媽和大烈決定,今晚還是訂外賣好了,金聖圭的廚藝他們不敢恭維,尤其李成烈還加油添醋說的金聖圭煮的菜好像吃了會中毒一樣,李家三人更害怕了。

 

「接下來要撒鹽..聖圭哥那是糖罐」

 

 

為什麼煮個菜要這麼麻煩,優鉉明明煮得很開心!!

 

李成鍾倒是蠻開心他有機會可以指使金聖圭做事,這機會可遇不可求啊!

 

「優鉉哥如果知道你切菜切到手肯定會罵我們的」

「我跟他說是跟成烈採草莓剪到手,沒事的」

 

李成烈在一旁直冒冷汗,他似乎能想像那時南優鉉心理的os

誰准那個李成烈跟我們家圭哥去採草莓的,是誰!!!!

 

「圭哥,雖然優鉉哥有點呆但他不是白癡,他會看不出來那是刀傷嗎」

 

有點道理,但是優鉉看起來一點都不懷疑我啊

 

「不管啦,他喜歡吃糖醋排骨,你教我做吧」

「圭哥你要記好步驟,不然就寫下來,我怕你煮得很難吃」

「李成烈你想跟炸雞一樣被拿去油鍋炸嗎?」

-

 

大家是不是忘記他的生日了?為什麼到了我生日一通電話都沒有?

 

「優鉉阿你快去整理一下,下一場戲換你了」

「是的導演」

 

阿...好鬱悶

難道分開住就不記得我生日了嗎

金明洙李成烈李浩沅張東雨李成鍾就算了連金聖圭都沒理他

 

生日還給他排工作...上個月說好的生日派對呢?!!!!!!!!

 

「優鉉阿聽說今天是你生日?」

同劇的女演員在休息時問道「不然我們讓導演在今天辦聚會阿」

 

南優鉉更汗顏了,為什麼連他都知道,團員一點動靜都沒有

「經紀人哥,我今天晚上有行程嗎?」

「沒有啊幹嘛?」

「那我和他們一起去聚餐喔」

看著女演員高興的臉,只差沒喊導演過來了

 

想起金聖圭交代自己的事情,萬一搞砸就不好了

「阿...優鉉阿,我突然想起你晚上要錄音,你今天不可以喝酒」

「阿為什麼今天大家都對我這樣」委屈的南優鉉噘起嘴巴,卻又想起女演員還在旁邊得顧好形象

 

「不好意思,今天不行了,改天吧,我可以帶我們團員一起來吧」

「當然可以,你跟你們團員感情真好呢!」

「...是阿」

 

只是忘一次生日而已沒什麼,他們都很忙的吧

剛好今天要演悲傷的戲碼,不然要他頂著這張苦瓜臉去強顏歡笑還真是會精神分裂

 

「哥,你怎麼往這個方向開?」

這不是要往公司的方向阿

「喔...社長叫我載你去個地方」

「你不會是要把我賣掉吧」

 

原本在路上看到熟悉的街景他就很覺得奇怪了,到了目的地他完全傻眼,這不是他家嗎

「什麼阿,你載我來這裡幹嗎?」

 

而且他家的燈為什麼是開的,門口還站了...李成鍾?

「優鉉哥!快進來阿站在那裏幹嘛!!!」

「你在我家幹嗎?」

一踏進去就看見堆成山的鞋子,一點都不陌生

 

「南木回來了,可以上菜了~~~~」

「你們怎麼全都在我家阿」

南優鉉只差沒爆粗口 「哪來的鑰齒」

 

「我們請伯母來開的,我們中午還一起吃飯了呢~」

金明洙興奮的說著,顯然他看到南優鉉驚訝的表情他很高興

「哇....還以為你們忘了」前幾年都沒用驚喜怎麼今年突然給了

 

他眼睛往客廳一撇,金聖圭在沙發上看他們逗著南優鉉玩一邊傻笑

「浩沅阿東雨阿,菜端出來」「優鉉哥我們等你好久,等一下披薩就來了,進去吃飯了~」

「說的好像是你們家一樣,這裡本來就是我家阿」

 

「來了?」南優鉉想都沒想就往金聖圭身旁坐過去「你坐到我的腳了」

「醫生說了你不能常常躺著,會被吃掉的」

 

早就被你吃乾抹淨還在那邊

金聖圭乖乖地收起腳,今天壽星最大,還把手藏到南優鉉看不到的地方,上面全是傷呢

 

「來優鉉,你是壽星你先吃」東雨給他一副碗筷,然後就是

全部的人盯著他一個人吃飯

 

不是不餓,是金聖圭的廚藝讓他們不敢恭維,這哥連泡麵都可以煮得很難吃

 

「怎麼樣..好吃嗎?」金聖圭在一旁不溫不火的問著,但他內心緊張啊

「這誰煮的阿,不是你們吧」南優鉉的反應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喔...你先回答我們能不能吃阿」李成烈在一旁偷笑「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有訂披薩」

「好吃阿,一定不是你們煮的」吃著吃著還餵了旁邊的金聖圭一口「你們叫我媽媽來煮了對不對」

 

「圭哥你們快吃,飯都要涼了」他瞄了旁邊一眼,金聖圭正露出驕傲的臉偷笑

什麼阿吃著飯突然露出這麼幸福的笑容是怎樣

 

「這頓是聖圭哥煮的」李浩沅在旁邊替他了解現況,身為另一位煮泡麵也可以煮得很難吃的人

李浩沅深深覺得愛可以改變很多東西,例如金聖圭的廚藝。哪天他也來煮給他們家小恐龍吃好了

 

「哇,圭哥你真是,沒白學了!!!」

「對阿,優鉉哥竟然稱讚你的廚藝欸」

「連泡麵都可以煮得很難吃的金聖圭進化了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開動!!!!!!」

 

也是,每次金聖圭想下廚都被南優鉉阻止...他只是怕圭哥浪費食材而已

本來想要講出來但覺得會傷他的自尊心就說是體貼他不能讓公主下廚才把他趕到客廳

想不到有生之年能吃到金聖圭煮的飯,這滿滿的幸福感是怎麼回事,快要痛哭流涕了~

 

「想不到哥煮得那麼好吃吧,看你笑的」金聖圭手指停留在南優鉉臉上,先捏了一下臉才把他嘴角的飯粒丟進嘴裡吃

可能是因為在優鉉臉上停過,金聖圭覺得那顆飯粒特別甜,這樣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哇,我還以為我真的要去錄歌呢,真是嚇死了」

南優鉉向大家抱怨一整天他有多失望,還有剛才經紀人騙他的過程

「沒有阿,你等一下還是要去」

 

經紀人在旁邊笑著回答,於是氣氛瞬間凝結,晚上十一點去錄歌,那些作曲家是不用睡是不是

 

「啊?真的假的,優鉉今天生日你讓社長放過他吧」「就是阿,哥拜託!!!!」金明洙在一旁抓著經紀人的衣角

 

「騙你們的。」

 

「诶~~~~~哥都學壞了!!!」「媽的我都快累死了你還騙我!!!」

 

-

「哥哥們我走了,我媽要我趕快回家。」「喔你快回去吧」

這群人要是沒有忙內該怎麼辦,從早上就陪金聖圭去買菜,還幫他收拾碗盤。以後要對他好一點了

 

「圭哥你過來吧,我幫你包紮」

南優鉉手上不知何時提著醫藥箱站在金聖圭身後,不等他回答就把他拉到沙發上

 

「手伸出來」

南優鉉擦藥的力道很輕,因為他知道金聖圭怕痛,連被一塊板子戳到都會哀哀叫的人居然願意為了他受這些傷

 

「你果然不適合拿刀子,這麼好看的手要是留疤了怎麼辦」

 

像是王子對待公主一般,南優鉉採跪姿親了金聖圭那雙好看的手「謝謝你,圭哥」

金聖圭也沒因為不好意思而抽出手,這裡沒有其他人,他喜歡這樣只看著他的南優鉉

「沒有什麼適合不適合,我是不會勉強自己的人,這種小事我還能為你做。」

 

「優鉉,以後可不可以把你的願望都告訴我?」

「嗯?」

金聖圭把南優鉉拉上沙發將他抱住,炒了一個晚上的菜他身上的油煙味不少,南優鉉聞了卻有點濕了眼眶

 

「雖然知道你熱愛音樂,但能不能把你想做的事也告訴我,不用怕我會諷刺你嘲笑你甚至覺得你天馬行空。我們都曾經出過SOLO,你的心情我懂,也理解一個人出專輯的壓力和對自己的期待...」

「還以為我們已經密不可分,但我發現我還是沒想像中那麼了解你。」

「我沒有要求你交代你的行程,不會干涉你的交友,我知道你喜歡有個人的空間,但我就是忍不住想成為那個最了解你的人,而不是從放送上看到你對inspirit說出那些都沒對我說的真心話。」

 

「抱歉,明明是你生日,我卻...」

 

還沒說完,嘴唇就被南優鉉吻住,一開始兩人只是輕觸嘴唇,南優鉉摟著金聖圭的腰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一手按著金聖圭的後腦杓將他更往自己方向移動,另一隻手扶著金聖圭纖細的腰肢。

兩人胸貼著胸,金聖圭的手扶在南優鉉肩膀上,但總是被南優鉉的力道帶走,讓他抓不住重心往前傾,讓這個吻變得更深,更黏膩。在不知不覺中交換的氣息讓兩人更融入於彼此,脣齒相依。

 

「話都還沒說完呢...」金聖圭有點抱怨的語氣在南優鉉聽來就像是撒嬌,再加上他的喘息每一下都像是在勾引他。心理像是有萬隻螞蟻在爬一樣,癢到心坎裡。

 

「圭哥,還以為你只是傲嬌了點,想不到佔有慾跟我一樣強。」「什麼佔有慾..人家問我你去哪裡我都說不知道,ˋ這樣像話嗎」「是是是,圭哥,我以後都把我的行事曆傳給你」

 

金聖圭才剛傲嬌的想從南優鉉身上下來,又被抓住了。「你要去哪?」

「這麼晚了不回家我要去哪?」

 

「圭哥我的生日禮物呢?」南優鉉的手從背後伸過金聖圭的腰側環住開始伸進他衣物裡探索他的肌膚..「你就這樣走很沒誠意。」

 

「誰說要走?」金聖圭撥開他的鹹豬手拉著他走進房間 「你家就是我家阿」

 

「優鉉,生日快樂」

 

 

現在開始,拆禮物吧

   

 IMG_20170208_011256  

 

 

 

 

 

 

 

 

 

 

 

 

 

 

 

 

 

創作者介紹

我叫咪娜 I'm Mina LOVE616118

Mina好棒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106國語言翻譯公司
  • 上國生再理家會出她在特對在人信成說你便問以自們果

    Health is like money,﹍ we never have a true idea of its value until we lose it. 健康♀如◎金錢〇,失☆去﹉時才○真~正知﹌其價♀值◎。*﹎ Billings 比林☆斯﹉

    95國語○言○翻譯﹌公司♂

    萬□國數﹎位翻☉譯﹉公司◇

    提○供翻﹋譯社♂價□格等﹍服務☉

    電﹂話: 02:5553-◇8366

    LINE-§ID: 0989000581

    翻譯﹋|goo.gl/jjgYTn



  • 55國語言翻譯公司
  • 比個以她一和於力做下我不年他一,去定點小夫,我那是。

    155國語﹍言翻譯公□司﹌

    萬國○翻譯♂社○

    提﹉供﹂中翻☉譯§英〇等服﹎務○

    電☆話: 02-◎2369-﹋0932

    LINE-ID: 0989298406

    翻譯﹌|www.iriyi.com/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