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呢 東雨真的很有活力」

金聖圭在電台上用不可置性的表情看著張東雨

「他看起來都不會累,每天竄上跳下的呢」

即便是回歸後也依舊精神奕奕,爽朗的笑聲總是從他們待機室裡傳出。

 

張東雨笑著點頭回答「平常我睡三四個小時就夠了」

「但是呢」李浩沅下意識地想回答他哥的問題 「如果他睡著了別人就真的叫不起來了」

隊友們都一臉是是是你哥的問題你回答也沒再多做補充

「哈哈哈哈真的! 睡著時有誰來我房間都不知道呢」

-

 

其實金聖圭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和張東雨李浩沅住在十一樓,有行程時每次都是由李浩沅去把張東雨叫醒的

他試著叫過一次...真的死拖活拖叫不起來,還搬了救兵叫南優鉉一起幫忙

因為李浩沅那時去拍戲通了宵沒回家,公司打來說有急事需要東雨馬上過去

往臉上潑水啦、搔癢啦、拔頭髮之類的..能想過的招數都想過了,後來還是張東雨自己聽到鬧鐘響了才自己起來的。

別人的鬧鐘還叫不醒他還得是他自己的鬧鐘。

 

「因為我從小到大都用那個鬧鐘阿哈哈哈哈哈哈」

 

金聖圭和南優鉉表示...

 

「你是說那個調八點半起床卻十點多叫你的鬧鐘嗎」金聖圭蹙了眉,張東雨房間雜物真的很多,那個鬧鐘一點用都沒有真想把他扔了。

 

 

那鬧鐘實在太不穩定只好由李浩沅來負責這項艱難的任務。

這是個除了金聖圭以外團員們一直沒有解的謎團,李浩沅到底是怎麼叫醒張東雨的?

只要李浩沅一進張東雨的房間,不到幾分鐘後就可以看到李浩沅把睡眼惺忪的張東雨帶進浴室裡洗漱

 

明明那個鬧鐘沒響阿..

 

在還沒目睹案發現場之前

有的時候突然想起這個問題,張東雨和李浩沅都沒正面回答他

 「哥你是沒辦法學的」

李浩沅滑著手機有意無意的飄來這句話,讓金土土的傲嬌屬性被激發 

...反正他也不是特別想知道

叫的醒了不起喔!!!!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人類都是禁不起誘惑的,金聖圭嘴巴上說不想知道

還是在李浩沅沒關好門時躲在門縫邊偷看

 

那時大概是BACK回歸的時候吧,天氣正熱

但東雨不喜歡吹冷氣,睡覺只用電風扇

只見李浩沅坐在床沿邊順了一下張東雨的頭髮用手擦了他額頭上的汗

爬上床從背後擁住熟睡中的張東雨親了他的耳骨

在他懷裡熟睡的男人露出了一抹微笑,但還是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李浩沅起身伏在張東雨身上把他翻正

伸手觸碰男人臉上的每一處

雖然金聖圭只是遠遠看著,卻也感受到李浩沅對張東雨那份不同的情感

他的那份溫柔在此時嶄露無遺。是他沒在兄弟們面前透漏過的深情

 

李浩沅彎腰吻上他時,手肘撐在床上人頭的兩側擋住了金聖圭的視線

只能看見張東雨微微起伏的喉結

 

「恩....」

 

 

 

他醒了,沒有用任何的噪音,靠的是李浩沅的吻

張東雨張開眼後也沒說什麼 就是坐起身環住李浩沅的腰吻回去

然後癱在李浩沅身上賴床

 

「圭哥?」

被南優鉉突來的呼喚嚇到 慌張的躡手躡腳用小碎步奔向客廳

看他這麼小心翼翼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南優鉉也跟著踮腳過去

 

還沒從剛才有點甜蜜的氣氛中回過來 金聖圭覺得那樣的李浩沅太陌生了

甚至有點毛骨悚然 畢竟他和張東雨真的很少在他們面前放閃

 

既然李浩沅那麼木訥的人都可以那樣呵護自己喜歡的人

那自己是不是太被動了?

 

「優鉉阿」

 

 

金聖圭轉頭吻上了南優鉉

雖然南優鉉被吻的糊裡糊塗的 但上門的肉有誰不吃呢

 

「哥你幹嘛呢?」

南優鉉像是下過雨一樣的沙漠 看起來是如此的滿足

他沒想過金聖圭會主動吻他 不用主動也可以的但他做了 讓南優鉉想要更多一點

 

「沒什麼」

「就是覺得我需要對你多表達我的情感而已...你別看起來那麼滿足..搞得好像我對你不好一樣!」

「難得圭哥會這樣主動,我只是覺得很開心而已」

 

這傻小子笑的這麼燦爛,是我做對了吧

金聖圭望向張東雨的門口 今天還真的是被李浩沅上了一課

 

「不過哥你剛剛在東雨房間門口幹嘛?」

「沒有 李浩沅進去叫他叫很久」

「得了吧比起我們他叫的更有效率」

金聖圭替李浩沅留了個面子 沒有把他在床上的癡漢樣告訴南優鉉

反正他那麼明目張膽的不關門總有一天會有別人發現的

 

看來某人的傲嬌屬性是治不好了

-

 

「哥 你今天賴床賴的很嚴重喔」

李浩沅捏了捏張東雨的手臂示意他起床

「好圓真香 不想起床」小恐龍繼續坐在李浩沅身上蹭來蹭去

然後像是想到甚麼一樣突然笑了起來

 

因為張東雨很常自己笑,所以李浩沅一點都不好奇他在笑什麼

「你都不問我在笑什麼嗎?」

「我第一次看見你自己笑是因為你以為你把桌子弄壞了 反正一定又是很奇怪的笑點」

 

張東雨罕見了瞪了李浩沅一眼,就把他當作是起床氣好了

「我只是突然想起你第一次偷親我的時候,我醒後你的表情很好笑」

「你就那樣肆無忌憚的親了過來,跟剛才一樣」

 

「很可愛」

身為一個攻被老婆說自己可愛,他這口氣...嚥下去了

他的哥 說什麼都是對的

 

一開始是好奇心驅使,張東雨是不是真的什麼辦法都叫不醒

他也和別人一樣試過很多種方法,趁成員不在的時候

應該說是鬼迷心竅嗎 反正他也不會醒就吻下去

結果他竟然醒了 不過更慶幸的是張東雨很淡定的吻了回來

 

 

 

「只要我一親哥你就醒了,好方法不用嗎?」

「可是早上我還沒刷牙臭臭的」

「我沒聞到」

「有次聖圭哥問我是怎麼被你叫起來的 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說」

「他剛才知道了」

「你告訴他的?」

「他看見的」

 

他們家圭哥被暗算了 那道門縫就是留給他看的

張東雨捏了李浩沅的臉「你太壞了」

 

誰叫他要走過來..

 

「反正你喜歡不是嗎 」

張東雨點了點頭 伸長脖子親了李浩沅的臉頰

「我們出去吧 他們在等我們了」

 

這麼溫暖的起床方式 怎麼能不喜歡呢

-

 

分開住後會去對方家串門子嗎

金聖圭回答著DJ的問題「我常串阿,HOYA家和我家住很近所以常去,成烈家也是沒事就去,優賢家也常去,東雨家因為在九里所以比較少去,成鍾和父母住在一起所以比較不好打擾」

 

說實話分開住後反而會更想去找對方,住宿舍和去串門子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其實少去東雨家的原因還有另一個吧

每次去李浩沅家張東雨都在阿

 

「我說每次去你家東雨都在,不會太打擾你們嗎」

「反正我每次去你家優鉉也都在,彼此彼此啦」

「不要每次和我講話都說相聲,這樣我們兩個都累阿」

「那是因為你老了」

「.....」

金聖圭一敗

 

「算了東雨睡在你家也好,不然沒有人叫的醒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睡美人呢」

 

「。。。。」

 

空氣似乎凝結了

雖然李浩沅早就知道金聖圭看過,但在金聖圭的認知裡他是偷看阿偷看!!!

 

「咳咳...那個有次我不小心看到了你不會介意吧」

「不會啊,不過剛剛哥你說要來我家喝酒吧」

「恩怎麼了?」

 

「今天可能不行了」

李浩沅的眼裡帶著點促狹,嘴裡還勾著詭異的微笑

 

「為什麼阿明明約好的」

金聖圭最討厭說話不算話的人了

李浩沅舉起了手機讓他看來電顯示

 

-東雨哥

 

「今天我要睡美人」

 

拍了拍他哥的肩跳著小踏步走了

金聖圭此時非常的無言...

 

因為是他偷看李浩沅和張東雨理虧在先

什麼睡美人阿 李浩沅你這個危險的男人...

 

「圭哥!」

「你怎麼在這裡」

李浩沅前腳一走南優鉉後腳就到了說是巧合他不信

 

「聽說你要去浩沅家喝酒?」

南優鉉其實不喜歡他的圭哥去別人家喝酒

金聖圭也是知道的 但喝酒是男人的天性嘛

「不去了..被放鴿子了」

「我知道阿」

「所以哥來我家喝吧」

 

金聖圭現在冷汗直流

誰家都可去就你家不能去

「不...」

「哥你想拒絕嗎 為什麼你可以去浩沅家不能來我家」

 

「....走吧」

看見他炙熱的眼神就知道這次拒絕了一定還會有下一次

南優鉉摟著他哥的腰上了車

愉快地朝佳里方向前進了~

 

俗話說醉翁之意不在酒,大概都是想睡美人吧(誤)

-

 

一不小心亞東文又多了些小鮭魚(#

在颱風天聽無限的颱風得到的小靈感

難得的小假日嘛~

FB_IMG_1442140924248  

話說亞東圖真的很難找

而且這篇快變成3428鬥智日記了(#

既然有鮭魚就放一下圖好了哈哈哈哈要找鮭魚真的是一點都不費力

FB_IMG_1443402529182  FB_IMG_1443793909869  

 

 

創作者介紹

我叫咪娜 I'm Mina LOVE616118

Mina好棒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