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星雲集的首爾,在街上遇到沒行程而閒逛的明星已經見怪不怪。

更別說在SM附近的狎鷗亭,簡直是迷妹的天堂。天上落下幾道雷若劈在這,十之八九打到的是迷妹和明星。

 

今天不知道是什麼日子,本來應該人滿為患的咖啡廳竟沒兩三隻小貓。三人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顯然是剛剛逛街走累了,一進到店裡就攤在桌上。讓店員十分汗顏,但還是敬業的上前點餐..不過一看到這三個人的臉他的表情瞬間從敷衍轉變為驚訝最後裝作鎮定地開了口。恩恩他還看過少女時代的太妍和蒂芬妮一起來喝過咖啡呢!鎮定! 鎮定!!!

「請問需要甚麼?」「三杯美式咖啡不要加糖謝謝..」「等等誰准你幫我們點的我才不要喝沒有糖的咖啡!」「我忘記我不是跟團員出來了...成烈都直接點七杯美式的...」

三個人之中還是要有個是正常的,一個看似是混血兒但其實是韓國人的美男子開了口「我要一杯薄荷奶泡卡布奇諾」

 

等等這裡有這麼奇怪的飲料嗎...另外兩人用狐疑的眼神盯著他 

不,是三個,還要加店員

「先生我們這裡沒有薄荷奶泡...卡布奇諾」

「嘿嘿,開個玩笑,我要巧克力可可碎片星冰樂」旁邊兩個終於忍不住大吼「這裡不是星巴克!」

在一陣手忙腳亂之後店員終於達成任務點完餐「難道現在藝人都要這麼四次元嗎?這裡不是電視台是咖啡廳阿!」看在你們是91line我就不跟你們計較。

 

 

「你怎麼有時間出來和我們吃飯,不是要回歸了嗎」一個打扮花俏的男子開口了,大概沒幾個能駕馭他身上閃閃發亮的襯衫吧,還有那花褲子和馬汀靴..誰敢模仿誰撞牆,但穿在他身上就是好看。

「你還敢說,你們為什麼也選九月回歸,不知道我們inspirit因為你們可能要多辦幾個帳號去投票嗎,不要跟我們撞期喔,絕對不要!」戴著黑色鏡框臉頰稍肉的男人指著打扮花俏的男人,語氣微慍,露出了他的招牌下排虎牙。

「這我可不能保證,誰知道我們社長在想甚麼..Girl's Day和Apink也要回歸了,音源是我們男團的硬傷阿...」

「真好,我們社長老是讓我們跟著一群男團待在後台,轉來轉去看到的都是男的!」孫東雲喝了口他的香檳葡萄汽水

 

 

「東雲阿」金基範開了口 「幹嘛?」孫東雲反問

「你的杯墊上有蟲...」「在....在哪裡,幫我拍掉快點!!!!!!!!!」以怕蟲聞名的孫東雲瞬間跳起離開了他們位置外三步..要知道孫東雲的三小步是南優鉉和金基範的六大步

南優鉉很沒良心的笑了一下 「騙你的啦,回來!誰叫你剛剛說什麼風涼話,你們跟Gfriend還有Wonder Girls一起回歸欸,圭哥都快羨慕死了」

「聖圭哥是89年的吧...我們斗俊哥也是...」「溫流哥也是..」「他們都快要去當兵了..好快」

金基範撐著下巴想像了下三團隊長穿軍服做軍操唱軍歌的樣子,尹斗俊他倒是可以想像,溫流哥勉強可以適應..不過放假大概會每天狂吃炸雞,金聖圭的話...

「噗嗤」

「你笑什麼?」南優鉉不耐煩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他點的芒果冰沙還沒送上來,如果跟金聖圭一起來他肯定會去櫃檯問,金聖圭最沒耐性了

「我只是想像了一下聖圭哥去當兵的樣子哈哈哈哈...」他看到南優鉉逐漸變暗後的眼神開始有點心虛

「你笑屁阿我們圭哥一定會把兵當的很風光」南優鉉瞪了金基範一眼

「不過聖圭哥這麼細皮嫩肉應該不會被欺負吧」孫東雲也開始腦補起哥哥們穿著軍裝的樣子,他們家那個肌肉男隊長在軍隊裡踢不到足球大概會發瘋..

「那我就跟聖圭哥一起進軍隊!」南優鉉捶了一下桌子把偷聽他們講話的店員嚇了一跳,反正也甚麼都聽不到還是認真幹活好了

「你別做夢了,兩個主唱進去大隊不用回歸阿...」「對阿,還好你跟聖圭哥差兩歲,他出來剛好你進去」

孫東雲戳中了南優鉉心中最焦慮的那一點,被金基範瞪了一眼後才後知後覺好像不該聊這個話題的,便閉上嘴繼續喝他的葡萄香檳汽水

談戀愛真的好麻煩阿...

南優鉉也沒怪孫東雲如此直白,因為他說的剛好是公司的決策,「不知道公司會不會在圭哥進去前讓我們組小分隊,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沒什麼遺憾了。阿...西...」他喝著坐半小時才送上來的芒果冰沙,被吸管刺到嘴角的傷口唉了一下

「我現在才發現你嘴角有傷口欸,你跟誰打架阿」「前幾天拍mv的時候誤傷了...」「你們又拍打架戲? 就不能瀟灑一回穿西裝當個壞男人嗎」金基範忍不住吐槽「不要再讀拉挖了哈哈哈哈哈」「吵死了主打歌又不是我寫的!」

 

當兵大概是所有男團在出道幾年後都會一起討論的話題吧,韓國的團體汰換率太高了,只見新人笑,哪文舊人哭阿,消失幾個月粉絲就爬牆去拍其他人了。其實他們到也不擔心粉絲流失的問題,幾年出道時間累積的鐵粉不少,但也不能只靠粉絲阿,要維持上鏡率才不會讓大眾忘了他們,否則就會被冠上過氣藝人如此難聽的名號。

 

「我們下個月舞台上見阿」臨走前南優鉉不忘和金基範鬥一下嘴「真的不和我們去續攤?」

「恩不去,我答應圭哥在他音樂劇下班前幫他煮好飯」南優鉉踏著輕快的腳步往地鐵站的方向前進「我走啦~記得回歸不要跟我們撞期啊!」

 

阿旁邊有小吃攤,家裡燒酒沒了買幾瓶回家吧

 

「你看他歸心似箭的樣子,真是....挨一股..」「妻管嚴阿妻管嚴」「你怎麼知道聖圭哥是下面那個」「南優鉉那傢伙自尊心強的跟什麼一樣,聖圭哥老是讓他」

 

孫東雲搖了搖頭 

果然談戀愛什麼的太麻煩了

 

「東雲阿走啦,發甚麼呆」

-

 

聖圭哥怎麼還沒回來呢..飯都煮好半個小時了...今天還有辣燉雞湯呢

把小菜擺好放在餐桌上,打開電視看著金聖圭主持的歌唱競賽節目,既然圭哥連簡訊都沒傳大概是有甚麼事耽擱連手機都不能用了吧

那我傳簡訊過去問也沒用不如就看電視吧!

 

電視上的金聖圭容光煥發,用過人的口才讓節目的進行。金聖圭本來就聰明,腦筋動得很快,總是可以適時的接到評審的梗又丟回去,對參賽者的喜好也不會太明顯在臉上,他是那樣的體貼每個參賽者,不會問太刁難的問題。

 反正旁邊那個不該問的都問了他只能忙著圓場。

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金聖圭迷住,他覺得金聖圭的聲音很性感,性感到他想把頭探進金聖圭喉嚨裡看他的聲帶到底是不是蜂蜜構成的。

唱歌時,講話時,罵髒話時。在床上用哭腔向他求饒放過他時。總讓他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真該死,他非得在節目上穿那件白色短褲嗎,把他的腿顯得更白更細了,穿上紅色條紋襯衫,像是逆齡了一樣。脣紅齒白的。

 

你可不可以不要去軍隊?

我肯定會很想你的。

 

金聖圭比平常還晚半個小時回到家,但南優鉉沒有傳簡訊給他

-優鉉阿 我現在要回去了

「生氣了嗎?」金聖圭在車上盯著沒有半點動靜的手機

 

回到家就看到南優鉉坐在沙發上看著他主持的節目,餐桌上是些南優鉉替他準備的晚餐。南優鉉並沒有在金聖圭回來時像平常一樣對他露出微笑讓金聖圭有點不是滋味

手機簡訊也沒回就看著電視,本尊在這阿...

 

南優鉉感受到身旁的位置下陷也沒看坐下的是誰就把對方拉過自己身上抱著,這個家除了他和金聖圭還有誰會出現在這裡

「圭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南優鉉替他脫下了外套丟進洗衣籃裡「都不出聲的害我嚇了一跳」

「還以為你生氣了因為我遲到了」金聖圭掙脫了他的懷抱,哪有人一回來就把人放到自己膝蓋上抱著阿,又不是布娃娃

不過他還是把頭枕在南優鉉大腿上 「我為什麼要生氣..又不是什麼深閨怨婦。不要躺了起來,我煮了晚餐呢」

 

「幫我拿過來..拜託」金聖圭瞇著眼睛抓住南優鉉的手甩阿甩的「優鉉阿~我好累」

「挨一股這哥真的超級懶的,我要去跟你媽告狀」

 

這時李成鍾如果在這裡一定會說

 這哥會懶十之八九都是你寵的

 

「圭哥」南優鉉把飯菜裝盤拿來客廳時,金聖圭已經蓄勢待發要吃晚餐了「主持節目..看起來好難啊」

「恩 那些評審老是說些很難接的話,不能和拍團綜一樣輕鬆的開玩笑,也沒有你們幫我接梗」

 

金聖圭無意間說出的一句話,將他們之間的團隊情誼展露無遺。

 

讓他又想起下午和朋友們提到的問題,總有一天聖圭哥也是會去當兵的,接下來就陸續會有人跟著去

他們能安全度過那段沒有彼此的時光嗎? 

「剛剛我看了節目,Kei好像做的不錯」「恩,他很努力,在公司挨了不少罵。」他想起了上次李成鍾給師妹建議的表情忍不住偷笑

「是不是缺少了急切感,如果我是你的話會覺得很丟臉的!」金聖圭學起了李成鍾的口氣講話「你得再努力一點才行」讓南優鉉原本有點抑鬱的心情豁然開朗

「哥你不要那樣學他啦,不然他又要生氣退群組了」「真是個脾氣大的忙內」金聖圭喝了南優鉉在小吃攤買來的燒酒

「哪有,飯們都說當我們的忙內很可憐」「那是因為他們沒看到李成鍾對我們這些哥哥發脾氣的樣子! 他還會翻白眼呢!!!」

 

「不過圭哥..剛剛節目裡有軍人對吧」「恩,怎麼了?」「你在節目裡說的那些話...」怎麼可以這麼坦然的說出來呢

金聖圭喝了酒腦子不像平常那般精光一時反應不過來「我說了甚麼?」

 

「你說了你也很快就會去當兵」南優鉉也在不知不覺喝掉了半瓶燒酒「還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拿出了手機看看自己的相簿「你去當兵的話放假也就那幾天..我們可能會有兩年多的時間見不到面」金聖圭用手指撫平了南優鉉皺緊的眉頭只是給他個微笑

「你都不擔心嗎?」「說的好像你不用當兵似的,你先擔心你自己吧,我媽說當過兵才算個男人」

 

「圭哥你關節不好,腳還受過傷,又挑食又懶惰」南優鉉抱住了頭在沙發上亂滾著「進去一定會很不適應」

金聖圭越聽越覺得奇怪,這些話怎麼聽都是在損他「你不要趁機偷罵我,好歹我也是個哥,我也是個有擔當的男人你在這裡瞎操心什麼」

 

如果金聖圭去當兵了,他們就很就以後才能一起站在舞台上唱歌

如果金聖圭去當兵了,他就不能在冬天時抱住她一起睡

如果金聖圭去當兵了,他那雙又白又嫩的手就要拿著重五公斤的槍跑來跑去跌來跌去變的又黑又粗

 

他是不會在意的,但金聖圭這麼引以為傲的美手就要這樣奉獻給國家,他不甘心。

金聖圭的身體哪怕是得了感冒南優鉉都比他還緊張,怎麼可以說給別人就給別人?

這些想法被他那個嘮叨的哥知道了肯定又會被念的,笑他不懂事。

 

南優鉉悶悶的灌了一瓶酒後才甘願回答。

「什~~~~~麼有擔當...誰想要你進去當什麼兵阿,剛剛...節目上那些軍人看你的表情如狼似虎的!,要你趕快當兵你還真的躍躍欲試阿!!!!!!」

 

「細皮嫩肉的金聖圭xi,請你進去要帶沐浴乳喔...」南優鉉糊裡糊塗的冒出這句話讓金聖圭失笑

記得上次和希徹哥聊天的時候他說沐浴乳不能帶進去的,東海和銀赫叫苦連天的只能用肥皂。

 

萬一滑掉了就尷尬了...等等他想到哪了

 

剛剛被放在一旁的手機又被南優鉉拿在手上看相簿 「當兵就不能這樣裝可愛了~~~」手指點了幾張自拍發上SNS,自己的傳不夠又拿金聖圭手機裡的照片「當兵頭髮也要剃掉,這種照片留著幹嘛啦!!!!!!」「成烈扮你女裝你也要拍,刪掉...」鬧脾氣的把金聖圭手機裡照片都刪掉

 

照片刪掉金聖圭倒是覺得沒什麼,反正他都傳到雲端了

南優鉉的酒量本來就不怎麼好,因為他腸胃不好常常被金聖圭限制最多只能喝四瓶

 

不過現在他喝兩瓶就倒了,還發酒瘋

 

「金聖圭冷血無情....完全不會想我的吧」這是喝醉前南優鉉唯一讓金聖圭聽清的一句話。

 

所以他一直都在想這件事嗎?

我們真是心有靈犀啊南優鉉。

 

那天錄節目時他也感受到年齡正在將他推向當兵的火坑,他在現場問了,當兵對你們而言最辛苦的是什麼,因為他也即將要進去了。

答案五花八門,有人說辛苦在體力透支還得繼續訓練,有人說班長太機車簡直欺人太甚。

但最重要的還是當兵見不到家人的那份孤獨。

 

他立刻就想到了那個總是為自己展開笑顏的弟弟,他所愛的那個人總像個男孩一樣像他撒嬌,卻在某些時候強硬的不像話。

一向孝順的金聖圭不經莞爾一笑。

媽,對不起了。這種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不是你

但節目只播出了他微笑說出要去當兵的畫面,也難怪南優鉉會那麼鬱鬱寡歡。節目幹嘛把他剪輯成看起來很想進去軍隊的樣子啊,真是害死人。

南優鉉被金聖圭背去臥室,這種力氣他還是有的,雖然他平常都是被抱上床的那一個…

 

夢裡的南優鉉似乎是作惡夢了眉頭緊皺著,喝酒過後臉頰跟猴子屁股一樣紅,金聖圭替他蓋了被子他又踢走。

 

 

我怎麼可能真的不怕呢? 人對未來的恐懼來自未知,我會不會撐不住?會不會因為每天喊破喉嚨的精神答數而弄壞嗓子?

我的害怕似乎被你的擔憂給遮蔽住,看你這麼擔心我反而更釋懷了一點。反正已經有人替我擔心了,過一天 是一天吧。

 

但南優鉉,我知道

「我一定也會很想你的。」

 

-

HI,本來只想打五百個字的怎麼就變四千個字了

前幾天看了圭哥主持的girl spirit,才突然想起金聖圭今年已經28,明年就要當兵了

別看他這樣吊兒啷噹,圭哥可是出了名的膽小

 

我現在想到他要當兵我竟有點淚目了呢,想必南花一定會比我更不捨吧XD

好了很晚了我要睡覺了,期待下次再見~

 

006iCf5Ojw1f4pbfajwqhj31e00xc496  

創作者介紹

我叫咪娜 I'm Mina LOVE616118

Mina好棒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ssicca 潔西卡
  • 對耶,明年就是到89年生的去當兵了吧?
    怎麼辦我也很不捨......兩年看不到圭哥的臉誒 QAQ
    可是我還是會坐等他們七個人當完兵回來的 QAQ
  • 我整個很擔心阿我哥細皮嫩肉的會不會被欺負(#
    我也一定會等他們的~

    Mina好棒棒 於 2016/09/30 00: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