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後面默默地看著他走向平常會去的那家咖啡廳

站在他旁邊等紅綠燈

,

今天不用上班

買完咖啡就去我們剛認識的那個公園裡的鞦韆上坐著

跟那個時候一樣

明明都是大人了 卻玩著看起來快崩壞的鞦韆

還好現在維修過了.

.

他坐在左邊

我坐在右邊

一個小時了 他都不說話

突然他往我這裡的方向看

眼眶泛著淚水

.

他開口想說些什麼

但自顧自地哭了起來

.

我這才想起

他看不到我

大家都看不到我。

.

我們 面對面站著

.

.

「你又跑來這裡了」

南優鉉從入口走來手上拿著兩罐啤酒

「哪有人大半夜的還喝咖啡阿」

.

李成烈默默不語

只是接過南優鉉手上的啤酒灌了下去

「那是因為他賣了我才買的」

.

南優鉉正要往右邊的鞦韆坐下去

李成烈卻阻止了他 下意識的吧 像是看的見我一樣

但隨後他又嘆了口氣示意他坐下

.

但南優鉉卻沒聽他的話坐在地上

「我才不要搶了明洙的位置」

「他不會介意的」

他對著我這裡笑了笑還亂搖著我坐的位置

.

「今天有去看他嗎」

「恩...不知道為什麼都不起來」

「哪有人酒駕車還開那麼快的 我們明洙閃都閃不過顧拍著大半夜在路上亂跑的貓」

「你不要說了」

「好 我不說」

「搞不好他現在也拿著相機在路上亂跑呢」

「那請他趕快回去身體裡吧 像這樣沒人陪我睡覺算什麼啊」

.

他笑著 但臉上的表情比殭屍還難看

但他的眼神在某個瞬間變得明亮起來

或許是醉了吧 居然往我這裡喊明洙 要不是南優鉉把他給抬走他會以為全世界都看的到自己

.-

在熟悉的地方起床

身邊卻是空著

他每天都要提醒自己一次

李成烈已經不需要每天等自己起床後才能放心去上班

.

往旁邊的枕頭聞一聞

甚麼味道都沒有

因為他聞不到

.

「還沒做好決定嗎?」

「阿 你來啦」

「你竟然對長輩如此無禮?」

「對個天使老頭能要有甚麼禮貌?」

「算了 你自己煩惱去吧 反正我該說的都說過了」

.

不就是醒來失憶而已嗎

多麼老套的劇情阿

.

可是...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阿

我不想 忘記你

-

.

誰不想趕快回到自己的身體裡

那個老頭跟醫生說的話讓他恐慌了起來

.

「醫生 為什麼他遲遲不醒來?」

「這跟病人的求生意志有關 腦部毀損有點嚴重 醒來有可能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生活 記憶也有可能毀損 最嚴重是智力可能會降到十歲以下」

.

這天讓正在漂泊的金明洙的靈魂知道自己處於出竅狀態

沒記錯的話老頭也是在這天出現的

他開始不在醫院徘徊 跟著李成烈生活

但李成烈偶而會喝個爛醉 怪罪他為什麼不醒來 為什麼不叫叫他的名字

.

回到身體 他沒辦法記住李成烈 還有一具殘破不堪的身體

不回去 只能看著李成烈流著淚發楞對著空氣大吼

.

不過奇怪的事發生了

在某天過後 李成烈開始積極向上

甚至開始對著空氣講話

有的時候眼神還會接觸到

但下一秒李成烈又移開眼神

「知道我很愛你的吧」

「知道就快回去」

.

「你這兔崽子要害我多傷心阿」

「你以為你失去記憶了我追不回你嗎」

每天到醫院對著躺在病床上的金明洙說著 不管你醒來變什麼樣子我還是愛你這種話

積極到周圍的人都懷疑他是不是精神崩潰了

.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樣強顏歡笑的」

南優鉉對著李成烈說著

「明洙或許在聽著 我不能消極」

「成烈 明洙或許不會醒來了」

「你不要亂說話 他聽的到!」

「李成烈! 他聽不到你知不知道 他聽不到你要我說多少次!」

「他聽的到 他聽的到...他真的...聽的到 聽的到吧 明洙...」

.

「你不會真的 看的到我吧」

金明洙對著李成烈說

但他只是停止哭泣對著金明洙身體發呆

什麼話都沒說

.

也是 怎麼可能嘛

「對不起 剛剛的就當我沒說」

「沒事 他不會介意的」

.

而南優鉉只是甚麼都沒說走出病房外

「你知不知道你身體的情況又惡化了 為什麼不回去」

李成烈站了起來對著飄浮在空中的金明洙開口

.

「成..烈?」

「我 看的到你」

「... 成烈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

「恩 但只有在晚上的時候才看的到」

「你 剛剛那些話都是說給我聽的?」

「剛剛是傍晚 所以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這裡 現在晚了就看的到了」

「什麼...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我某個晚上睡不著翻個身看到床邊是你開始」

.

「為什麼不跟我說」

「因為怕你會不回去你身體裡」

「那為什麼現在說了」

「你 是時候回去了」

.

「我不要」

「明洙 聽我的」

「我不要...」

「金明洙!」

.

李成烈想向前抓住金明洙的手

但他忘了

他抓不到

.

「你知道 你再不回去身體會惡化嘛 靠著點滴和氧氣瓶能活嗎 今天醫生來幫你急救差點就回不來了!!!!」

「可是回去就記不得你了阿!!!!」

「你會死阿 你死了就甚麼都沒有了」

「那如果 我半身不遂呢?」

「又不是我半身不遂 你怕甚麼 我養你啊」

「那如果 我不愛你了呢」

「等著瞧吧 把你追回來還難嗎」

.

「那你要答應我 就算坐輪椅也要帶我出去玩」

「好」

「就算我忘記你也不可以拋棄我」

「好」

「如果我沒醒來 就拔管吧」

「不可能」

「李成烈!!!」

.

「你 不會有事的」

「我.....」

 .

太陽出來了

他露出荒唐的表情

「明洙 現在就回去」

我本來要說的是 我答應你

 .

再一天

再讓我記住你一天就好。

 .

他看著沒有醒來的我的身體

哭了

 .

「你幹嘛要等到今天 平常就可以了不是嗎?」

「我昨天幹嘛偷哭 你以為我會食言嘛 再也不出現了?」

「我哪有」

「因為今天是我們的交往紀念日阿 過了這天 我就回忘記你了」

「還回變回十歲小孩的智商」

「那醫生太誇張了 天使老頭說不會 就只是忘記大家而已」

 .

「金明洙」

「幹嘛」

 .

「我愛你」

「等一下見」

 .

我被他突如其來的告白嚇到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這樣

 .

因為我也想知道 我是不是會再次愛上他

 .

我爬上床躺下 靈魂和身體融合在一起

然後 好像就沒有然後了 我 失去了意識

 .

「金明洙 你不是進去了嗎?」

「金明洙!!!!! 你不是說只是會失憶嗎!!!!!」

李成烈瘋狂搖晃金明洙的身體

大聲喊叫著把醫生護士都給引過來了

 .

「你在幹嘛? 病人需要好好靜養」

「他會不會不醒過來了!!!!!」

李成烈依舊晃著金明珠的身體

「你冷靜一下 東雨 把他帶出去」

 .

「放開我!!!!」

「明洙 你快點起來啦!!!!」

 .

「噯呀煩死了有夠吵的電腦開機都要時間你是不會等一下喔!!!!!!!!!!!!」

「..............」

 .

「你....我是誰?」

「李成烈阿講什麼廢話...嗯?」

「你記得我?」

 .

「對欸 我為什麼記得你?」

「明洙 你沒死........你沒有死!!!!! 你記得我!!!!!」

「噯呀你不要親我大家都在看啦.....」

 

「這 是奇蹟吧 本來應該是植物人的」

「可..可是我的腳好像不能動」

「東雨 打他一下」

 

「阿阿阿好痛你們幹嘛!!!」

「還有知覺 應該是還沒適應 做個暖身應該就可以了」

「金明洙先生 恭喜你 只要在做個檢查就可以出院了」

「好的 謝謝你」

 

「金明洙」

「嗯?」

「雖然晚了一天 但是...」

「交往紀念日 快樂」

-

我曾經以為

面對面看著你 只能是我跟你能傭有的最大距離

我朝向了你往前一步

 .

現在 我們 並肩而行。

 

11774248_1091768387518874_235042841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好棒棒 的頭像
Mina好棒棒

我叫咪娜 I'm Mina LOVE616118

Mina好棒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m Flower
  • 真的很喜歡歐尼的文欸 文筆超好嗚嗚
  • 沒有啦你過獎了
    不過有些地方怪怪的打算有時間要修一下
    謝謝留言!!!!

    Mina好棒棒 於 2015/07/20 21: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