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哥,你剛剛在幹嘛?」

 

我不知道是我的錯覺 還是怎麼樣

我開始有點厭倦我有女朋友這件事

每天開頭問的都是這句話

剛開始我是覺得她 讓我覺得可以有人依靠我

而感到優越

但越久越發覺得 好膩

 

一直問一直問說實在的

你都沒別的事可以做嗎?

 

有這種想法

是在認識南優鉉之後開始的

 

學校的社團裡新來了一個學弟

話很多

可是一認真起來

誰都不能打擾他

 

總是坐在自己專屬的角落彈著琴

唱歌也好聽

不過有點沒大沒小就是了

我有的時候都會被他氣個半死

 

「我覺得這裡應該不是這樣唱的」

「不覺得哥你有點退步了嗎?」

「哥我們下次一起合唱如何」

「哥 你的歌聲真的好好聽」

 

當我帶著自己譜的曲去找他一起討論歌詞的時候

不只他 連我自己都被嚇到了

因為大家都知道我是出了名的心理脆弱愛面子

 

「 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喔 真的會毫不留情的批評你喔」

他嘴角勾起了弧度

瞇著眼對我笑

我知道 他說的是真的

可是就只是因為相信你的眼光

莫名其妙地會覺得他給的建議都是對的

明明是同一句話給另外一個人講就完全不一樣

我突然有點對不起我前女友

 

對 剛剛提到的那女生已經變成了前女友

在我在表演前夕努力修改歌詞的時候

他突然在旁邊說了和南優鉉一模一樣的話

 

「這裡這樣真的好嗎?」

「我覺得這裡不是這樣唱的」

於是我發了火

分了手

 

明明什麼都不懂到底憑甚麼這樣批評我

 

「可是我明明也跟你說過同樣的話阿」

 

南優鉉在聽到我跟那女生分手的前因後果後

顯然沒有要安慰我的意思

反而還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笑著

 

雖然笑的動機很欠揍不過笑的這麼燦爛

可以嗎 

 

「那不一樣啊她什麼都不懂」

「原來我在哥心目中地位比女朋友還高阿」

「是前女友不是女朋友」

 

發現了嗎 

我沒有否認他說的那一句話

 

有次我們在和攝影社的人一起合作

因為需要他們替我們攝影來張貼在海報上

而有個學弟是南優鉉認識的人

不過我也認識就是了

金明洙

 

應該算校草吧

不過我覺得南優鉉不笑的時候比他更帥

因為他笑的時候很欠揍

 

「不過我們兩個人需要靠這麼近嗎?」

「如果你們離太遠的話鼓手和貝斯手就沒地方站了」

 

反正 對我沒有害處不是嗎

要近一點就近一點吧

手搭在他的肩上頭靠在一起

還時不時的相視而笑

 

照片出來的很好

不過 好像太好了

來看表演的幾乎都是女生

還有人舉著牌子上面寫著優鉉&聖圭

旁邊還畫了幾顆愛心

 

事後我和優鉉兩人一起去和金明洙道謝時

發現我們團的鼓手已經先到了

「李成烈你怎麼在這?」

「...我...那個...我有東西忘在這」

看他支支吾吾的樣子就知道絕對不是這麼簡單

眼一瞥卻看見了金明洙手上的照片

照片上李成烈燦爛的笑著

 

那好像不是合作一次就可以拍出的照片

李成烈有對我們放的這麼開過嗎

雖然他總是像個白癡一樣嘻嘻嘻的笑著

但礙於我們都比他大

他也不會跟南優鉉一樣那麼沒大沒小

所以有的時候說話都畏畏縮縮的

 

「看來有人偷偷來很久了阿」

南優鉉看著金明洙壞壞的笑著

 

不得不說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不過李成烈聽到了倒是炸毛了

「難道要跟你一樣慢吞吞嗎?」

金明洙說完這句話後摟住了李成烈的腰往校門外走了

 

「李成烈 明天要練團不要玩太晚啊!!」

從頭到尾就我狀況外

難道我才十八歲就跟他們有隔閡了嗎

 

「你們剛剛是什麼意思我怎麼都聽不懂?」

「他們 在一起了阿」

「誰 什麼在一起」

 

南優鉉用一副圭哥你為什麼這麼白癡的表情看著我

不要問我為什麼我會知道他在想什麼

因為那種表情我看過很多次

 

「李成烈和金明洙在交往」

他臉上毫無表情的對著我說了這句話

接著就是一直看著我

像是在期待我會說什麼話似的

可是當下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幹嘛一直看著我?」

「圭哥你不驚訝嗎」

「是覺得有點奇怪 男生這樣也是可以的嗎」

 

這句話其實是在問我自己

我和南優鉉搞不好 也可以有這種可能

 

「可以啊」南優鉉勾住我的手往校門走去

「我們出去約會吧! 我請哥」那樣可愛的笑著真的想跟著笑著

 

手勾著勾著在街上我覺得有點不自在

想把手抽回來反而被反牽著

放進了他的外套口袋裡

 

我卻不想把手抽回來。

 

-

自從我知道李成烈和金明洙在一起之後

每次看到南優鉉就會突然心跳加速

但這傢伙就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好像什麼親密接觸都是應該的

有的時候直接坐在我腿上就不下去了

 

「如果哥你比我高的話我就讓你坐在我腿上」

「這是重點嗎 你為什麼要坐我腿上?」

「哥你不是很清楚的嗎」

本來距離就夠近的他還直直的往我這靠

手扶在我肩上手指確時不時的騷過我脖子

 

「我清楚什麼?」

「因為你的大腿結實又有力很好坐」

他科科笑得很開心

開心到頭靠在我肩上笑

就只是因為他剛剛說的是句蠢話

 

我的腿上只有贅肉沒有肌肉哪裡來的結實

他也知道我沒在運動還拿這個來笑我

但我能做的就只有摸摸在我肩上的那顆頭

沒辦法

至始至終我都覺得他說的是對的

 

我沒變 是心臟變得比以前還愛活蹦亂跳

 -

 

金明洙在來看我們的時候

不 是來看李成烈的時候

帶了點心來

是草莓泡芙和鮮奶油草莓蛋糕

香蕉蛋糕和美式咖啡

其他的就是些隨便挑的蛋糕

反正金明洙什麼都吃

 

草莓我愛吃

香蕉的話不用說就是那個喜歡猴子的傢伙愛的

 

「為什麼沒他愛吃的?」

我隨口問了問金明洙

因為我知道他們以前就認識了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不知道他愛吃什麼」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蜂蜜蛋糕吧」

我只是這麼隨口說了一句

金明洙卻露出奸笑得表情看著我和南優鉉

 

「他阿 從來就不喜歡讓人家知道太多他的事」

 

南優鉉抬頭看了一下我

微笑了一下

戴耳機的他應該是在聽自己最新作的曲

通常這種時候他聽不到我們的談話

 

金明洙又補了一句

「除非 你對他是很特別的人」

 

我點了點頭

小小聲地說

「他也是」

還對金明洙比出要他保守秘密的手勢

而他似乎沒有料到我會說出這句話

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露出了一個開心的微笑

 

李成烈這傢伙真的是撿到寶了

 

「不過優鉉是在作什麼曲阿?」

李成烈吃完他的香蕉蛋糕後才開始搭理我

所以沒聽到我們剛才的談話

再說他邊吃邊用鼓棒敲鼓聽得到才怪

 

「大概是靈感來了吧 可能作好就會給我們聽了」

「是喔?」

 

金明洙突然伸出手擦掉李成烈嘴角的奶油

什麼話都沒說就只是盯著李成烈笑

而他在舔的是剛剛在李成烈嘴角的奶油

「你幹嘛.....」

「圭哥是自己人你不用害羞」

 

我笑著看他們兩個鬥嘴

又偏頭看了一下南優鉉

他似乎對自己的編曲很滿意的在笑著

 

最近開始看到他會那樣笑

以前都是那種欠揍欠揍的

現在都是那種 甜到會融化的那種笑

 

南優鉉 我好像沒跟你說過我很喜歡你

-

 

我其實不怎麼過生日的

我們班上幾乎沒幾個人知道我的生日

搞不好連同社團的李成烈都不知道

 

可是

在這天想見到的人

卻請假?

 

打手機不接

傳簡訊不回 還已讀?

 

「圭哥 優鉉哥今天不會來啦」

李成烈莫明奇妙的對我說出這句話

「我看起來很像是在等他的樣子嗎 練你的鼓」

「難道圭哥你不會想知道為什麼優鉉沒來嗎」

「大概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吧」

「沒有喔 他跟我說他女朋友今天生日 要幫他辦派對」

 

女朋友?

這三個字狠狠地撞擊了我的心臟

 

是阿

他從來就都沒告訴過我他喜歡我

憑什麼要他陪我一起過生日

 

難怪手機不接

難怪訊息不回

難怪沒空理我

我好好的一個男人

現在卻為了南優鉉在流淚

這怎麼看都不是件正常的事

 

因為你我變得不正常

心臟會亂跳

因為你我的生活

有了歡樂 不再單調

 

「圭哥你怎麼了 哪裡不舒服嗎?」

李成烈擔心的看著我

差點連手機都要拿來打119了

我從他手中搶過手機阻止他打電話

電話卻響了

是明洙打的

 

他跑到走廊上講電話

把剛剛哭得要死要活得他哥哥我拋在教室裡

這個仇我會報的

我真的會被自己的小心眼蠢哭

果然

能讓我寬容的就只有南優鉉了

 

「圭哥 身體好點了嗎」

「恩 我們今天先這樣吧」

「圭哥」

「幹嘛?」

 

「你可不可以陪我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你來就對了啦」

 

我本來還滿心期待地以為他記得我的生日

要帶我出去慶祝

想不到是要買參考書

不過這個地方離優鉉家很近

希望他等一下不要和他女朋友出現在我面前

 

突然間我好像聽到了金明洙的卡通音

還沒來得及轉頭眼睛就被眼罩蓋住

手被綁起來然後被背了出去

 

不過我知道背我的人是李成烈

因為他的香蕉乳液很香

「李成烈你要帶我去哪?」

「不告訴你」

 

他用他特有的腔調說話

總之就是屁孩語氣

 

我們進去了一間公寓

還搭了電梯

我聽到了開門聲

知道我們到達了目的地

 

「剩下的你自己處理吧 東西我放你家阿」

「恩 謝啦 成烈明洙」

 

說話的人是南優鉉

今天害我流下男兒淚的南優鉉

 

「你們誰幫我解開手上的繩子和眼罩啊!!!!」

「我來」

 

眼罩被摘下的時候我看到整個屋子都是氣球

還有裝飾品

是南優鉉的家

他一個人住的家

因為他爸媽都住國外

 

「你...你今天都到哪去了」

「圭哥擔心我嗎?」

南優鉉溫柔的撥了撥我的瀏海

他還是沒幫我把繩子解下來

 

「才沒有 你什麼時候要解開繩子」

「我不要 我怕圭哥你會逃走」

「我又不是沒長腳你這樣我還是走的了」

 

「圭哥 不管你接下來聽到什麼 都不要不理我」

他用一種接近誠懇的語氣求我

我很少看他這個樣子

因為他自尊心很強

 

我點了點頭表示他可以繼續說下去

我們四目相交

心跳一直加速

在說的過程他順便把我手上的繩子解開

 

「圭哥 今天是你的生日 所以我想告訴你一些事」「其實你跟你女朋友分手我很開心」

「在我進社團前就知道你是個很厲害的人 所以才決定轉社」

「圭哥你很傲嬌 很好逗」「可是後來我才發現 你好像對我特別好」

「我很不應該 幸災樂禍的看你失戀還笑得那麼開心」

「那是因為 我真的很喜歡你」

 

「你知道可以被自己喜歡的人對自己好事一件很幸福的事嗎」

「圭哥 我真的很喜歡你」

 

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因為早在他在說這些話之前

我就已經喜歡上了他阿

 

「你知不知道 你今天沒來 我很無聊」「打給你你不接 簡訊也不回」

「我還以為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生日然後跑去跟女朋友慶祝了」

「我 今天才意識到 我很需要你」

 

我用顫抖的聲音說出這一段話

一半是因為不好意思

一半是因為哽咽

 

「南優鉉 我喜歡你 很喜歡的那一種」

 

他緊緊的抱著我 

徹底地讓我感覺到他的心跳

 

「我們 在一起吧圭哥」

「恩」

 

我今天終於知道

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

有多麼的幸福

和那種為了交往而湊在一起的交往不同

 

南優鉉的唇貼上我的

手捧著我的臉

還好我們是坐著

不然站著的話一定是我彎腰

 

 

「這應該是我最棒的生日禮物了吧」

我瞇著眼笑 

但卻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他

就算我眼睛再小

不能錯過的你 一定看得到

 

「對了 生日禮物!」

他匆忙地從桌上拿了DEMO帶放進撥放器裡

「這是我為圭哥你作的生日禮物」

「歌名是一起」

「還有蛋糕 是圭哥你最愛的鮮奶油草莓蛋糕 我烤的」

 

仔細一看

他的手上有些水泡

一定是被烤箱燙傷的

 

「謝謝你」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來感謝他

只好把他拉來懷裡抱

 

我仔細聽著他作的詞曲

歌詞簡單卻扣人心弦

歌曲抒情 傳達的是滿滿的溫暖

 

我那微不足道的內心
添滿了光茫 你啊

 

我只要想著你 嘴角就會上揚
因為你就好像午後和煦的陽光
叫我感到溫暖

 

 

得見我的心嗎?聽得見我的心嗎?
不管什麼時候都會跟你在一起
我的心屬於你 我的夢屬於你
我們永遠在同一地方

 

在一起的人 永遠會在一起的人

 

即使在世界的盡頭也不想錯過
因有你在
我才能什麼時候也可以做著夢
我描繪的世界
因你而開始

 

「圭哥 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這可是你說的」

 

我吃著他做的蛋糕

他一定沒吃過自己做的

味道跟雞蛋捲一樣沒味道

 

可是看到他手上的水泡

決定把他給吃完

 

不過吃久了發現其實還蠻好吃的

因為不會膩

和他這個人一樣

 

他伸手抹掉了我嘴角的奶油

就像明洙對成烈做的那樣

這似乎是情侶間的專利

 

「圭哥 生日快樂」

 

我一輩子

一定不會忘掉十八歲的這個生日

還有找李成烈算帳

 

  FB_IMG_1428931689754

-

好想知道生日這天的鮭魚在哪做什麼

雖然本來想寫鮭魚卻變成了南圭

萌萌的年下功阿

 

由於428的生日我人正在畢旅途中

所以生賀必須早早打好才行

其實也才早三天

可是竟然花了我好久的時間

大概是太久沒打短文了吧

 

說是短文但是蠻長的

可是如果生賀分上下集感覺就不是生賀了(什麼邏輯

好啦

 

今天是圭哥生日

我們無限的LEADER

主唱 武林的圭皇后

雖然舉手投足在外大家都說他可愛

但在無限裡頭卻是年紀最大的哥

 

我想說的是

圭哥你真的很辛苦

雖然眼睛很小

可是想的卻很多

視野也很寬廣

替無限處理了大大小小的事

 

現在你們也算是出頭天了吧

至少武林有一半是你管的(開玩笑

不過我的一個心願是你和優鉉可以

組成V

 

如果有我真的會買的

好啦你的生日我們就不談工作了

愛你 一百萬年

啾咪

 

 

FB_IMG_1425695266834

FB_IMG_1425382736765

 

FB_IMG_1427696203446

FB_IMG_1425890167720  

 

 以你為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好棒棒 的頭像
Mina好棒棒

我叫咪娜 I'm Mina LOVE616118

Mina好棒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