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自己多注意點

成烈是不是就不用躺在病床上了

金明洙正站在床邊獨自想著

 

 

-

把時間調回早上

 

 

"成烈 你昨天才退燒今天真的可以來公司嗎"

"都已經到了公司停車場了你還問"

"那你今天一定會很想我"

"為什麼? "

"東雨哥打電話跟說我今天得去工地審察"

"工地? 不是很危險嗎?"

"放心 現在的工地安全的連高職實習生進去都可以沒事"

"那麼 一起去公司吧 你應該不會整天都不在吧 筆電帶著先放公司吧"

"恩 頂多午餐不能一起吃 下午就會回來了"

"那我等一下要跟東雨哥拿資料 你跟我一起去"

"為什麼我要跟你一起去 我又不用去工地"

"陪我一下是會怎樣喔"

"不要 走樓梯很累"

"搭電梯阿"

"不要 很麻煩...恩..."

 

誰說身高可以決定一切

李成烈高他不過三公分

領帶一往下拉他的嘴唇自動就被金明洙吻著不放

直到發現李成烈好像快沒氣了才放開 

 

"咳咳咳..你.."

"叫你陪我去就陪我去"

"金明洙你幹嘛親我啦...被人家看到怎麼辦"

"我今天上午都不在公司 我怕你太想我"

"誰會想你..."

 

話雖然這麼說

但摟在腰間的手卻一直沒有放開

就這麼並肩走著

 

如果他們有看到一直跟在背後的黑影

那麼接下來的事可能就不會發生了吧

 

"金明洙 敬酒不吃吃罰酒"

 

-

 

"我不懂 難道公司沒有其他人才偏偏要升南優鉉當副總經理"

"呵.. 不就那是那個什麼.. 飛上枝頭當鳳凰吗 明明之前跟金明洙在一起 現在又跟總經理走那麼近"

"如果我去色誘總經理搞不好現在我就是股東了呢呵呵呵呵"

"你少在那邊..."

 

公司的人事命令才剛下達

就算聽到有人在閒言閒語

張東雨的脾氣其實不錯

平常就算聽到自己的閒話也當作沒聽到

但這次講的不是自己

而是一直在公司努力的南優鉉

 

 

"你們是太閒沒事做吗'

"張東雨 是你阿 不要以為你的你一個秘書就可以多囂張"

 

"公司男人就夠少了你們還跟個娘們一樣計較吗?"

"你...你說什麼?"

"你以為 這次建案是誰爭取的吗 要投資也要看條件 你以為有錢就可以投資吗"

"不過就是瞎貓碰到死耗子 碰巧罷了"

"是阿 就算只是靠運氣你也輸"

"哼 不過就是一群喜歡男人的怪胎"

 

"你要是有笨到跟總經理秘書槓上的話就繼續吧"

 

金明洙一上樓就看到個人對著張東雨大聲說話

不想聽到對話內容都難

 

"金明洙 你憑什麼說我笨 全公司男人我就最看不慣你"

 

"如果你覺得對著總經理秘書說閒話算聰明的話"

"姓金的 你也不過是個一畢業就進公司的傢伙 到現在連個經理都不是"

"不是又如何 是又如何 反正不會跟你一樣在背後講人壞話"

 

不是金明洙沒才能

是他不願意升職

要是某天被人發現他是金聖圭的弟弟他也不必面對有的沒的問題

 

"喔 你們在幹吗?"

李成烈拖著他的大長腿從地下停車場走上來

從剛剛開始他就覺得不對勁

老是有人跟著他們

找個藉口要回車上要金明洙先上來

但在過程中又找不出個所以然

只好放棄又走了上來

 

"沒什麼 不過就是...找個人鬥嘴罷了"

"是阿 反正總經理跟副總今天也不會進公司 放鬆娛樂一下不會怎樣"

"你...你們把人當什麼拿來耍?"

"狗"

 

"金明洙 你嘴巴放乾淨一點"

"好了啦明洙別這樣"

"可是成烈...他"

"他上禮拜被夜店趕出來可能傷心到今天才這樣"

"什麼?"

"我上次經過看到的阿 欠了酒錢我還幫他付了一半呢"

"我什麼時候!!"

"你喝醉了當然忘了, 還不快滾"

"一群只會攀關係的傢伙"

"好了 走了啦 你還想幹嘛 "

 

連身旁的同伴都忍不住念他個幾句

但那個被當成砲灰的人似乎還不服

 

嘴裡還念念有詞

什麼過不久你就知道了

準備醫院裡見的話都說了

聽了都覺得是小學生吵架吵輸會說的話

 

"不過你什麼時候去的夜店我怎麼都不知道"

"誤會你跟優鉉交往的時候"

 

氣氛好像冷了一點

金明洙只好換個話題

 

"那你幹嘛幫他付酒錢?"

"我才沒幫他付  我從他錢包裡拿錢出來的 我看那酒保一臉菜鳥樣不敢動人我就幫她啦  "

"你還真會呼嚨人"

 

金明洙寵溺的摸了摸李成烈的頭

"當然 我可是李成烈"

 

好久沒有看到這麼有精神的李成烈了

自從他出國回來以後

他不是心情不好就是生病

希望以後不要再有什麼事情發生

這是張東雨一個做為哥哥的想法

 

"對了成烈 你剛剛怎麼從樓梯那上來 不是嫌麻煩要坐電梯嗎"

"電梯壞了阿 剛剛聽到有人被困在電梯裡"

 

東雨對於明洙問成烈的問題好像不是很理解

所以問了一句

"可是你也是走樓梯上來的不是嗎"

"反正成烈說要回去拿東西

 所以我就慢慢走樓梯等他看他搭電梯會不會跟我同時到"

 

金明洙以為他說出來這句話時

李成烈會很感動

但他好像放空似的沒聽進去

 

看著在發呆的李成烈張東雨又繼續說了下去

 

"我還以為你們是先知呢 明洙才剛走上來電梯就壞了"

"那我如果上來坐電梯的話我不就困在電梯裡了 我可真幸運"

 

 

"明洙...你有沒有覺得怪怪的"

"什麼怪怪的"

"沒什麼 就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成烈 別擔心 我在這呢"

"恩 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

 

"阿 對齁 我都忘了 明洙啊"

"什麼事 東雨哥"

"你不是跟工地主任約好了 現在再不過去你就要遲到了"

"好啦 我是來跟你拿資料的"

 

"明洙 你小心點"

"好啦 你放輕鬆 我先走啦"

於是金明洙手上拿著資料走了

 

 

"對了成烈阿 反正總經理和副總中午也不在 我們就一起吃吧"

"恩好啊"

"你怎麼看起來好像有心事"

"東雨哥 之前那個金娜娜處理得怎樣了"

"恩...詳細情形我也不情楚 不過聽說因為股東們求情..所以好像只記了一支大過"

"不是被警方帶走了嗎?"

"因為金娜娜的精神狀況被判異常 所以法官好像只叫他家屬叫他做治療"

"那他現在人呢?"

"精神病院吧 不過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怎麼突然對她開始有關心了"

 

"那個..東雨哥 我午餐可能不能跟你一起吃了 我得去辦一下事情"

"阿...喔....難得你會拒絕我...那去吧"

"抱歉阿 東雨哥"

 

希望我的想法是錯的

越錯越好

 

 

 

"喂 請問是XX精神療養院嗎"

 

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好棒棒 的頭像
Mina好棒棒

我叫咪娜 I'm Mina LOVE616118

Mina好棒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